債務加速清償 實控人被調查 身陷違規擔保 剛泰集團的“難關”

蔡越坤2019-06-22 13:58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蔡越坤 “集團在關鍵時刻,正在度過難關。”剛泰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剛泰集團”)一位副總裁如此表示。

2019年6月20日,距離剛泰集團2018年6月份曝出流動性不足問題已經一年有余,此間,其債務問題在持續傳導和發酵:存續債券被加速清償;子公司甘肅剛泰控股(集團)股份有限公司(600687.SZ)(下稱“剛泰控股”)股價跌去80%,且主動申請ST,身陷違規擔保;剛泰集團董事長、總裁即實際控制人徐建剛被中國證監會調查,涉訴總金額超過92億元,有息債務總量超過120億元......

2018年10月,剛泰集團聘請了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浙江省分公司對剛泰集團進行債務重組、協助引入戰略投資者。但截至目前,剛泰集團官方對外公告回復,公司出售資產、引入戰略投資者等工作進展緩慢,無法及時回收現金流。

2019年6月21日,記者致電采訪剛泰集團債務重組的最新情況,上述副總裁表示自己“具體業務不分管”。剛泰集團一位內部人士告訴記者:“公司面臨的整體外部融資環境不好,關于債務重組在正常向前推進。”

始末

剛泰集團發生債務問題,令外界“唏噓”不已。

剛泰集團1996發軔于浙江臺州,1999年8月進入上海,創立至今已走過20個春秋。其下屬三大產業板塊:以房地產開發為主的上海剛泰置業集團,以金礦及黃金產業、影視投資為主業的上市公司剛泰控股,以及以藝術品收藏和投資、珠寶翡翠和傳媒為主業的上海剛泰文化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剛泰文化集團”)。

方正證券2016年底的一份研報曾評價剛泰控股為“高增長的A股唯一國際頂級珠寶企業”。

2018年是剛泰集團經營發展的轉折點。2018年2月18日,徐建剛在剛泰集團2018年經濟工作會議上談到存在困難和問題時指出,“一是現有產業跨度較大、較分散。二是經營還比較粗放,有的板塊尚未形成清晰的盈利模式。”但是,此時并未有發生流動性問題的其他跡象。

同年6月份,一份落款上海市浙江商會的《關于請求幫助剛泰集團解決短期流動性危機的情況報告》(下稱“情況報告”),內容顯示剛泰集團出現短期流動性危機尋求商會幫助支持,并希望市府予以幫助解決困難,渡過難關。

剛泰控股2018年6月22日發布了《關于媒體報道的澄清公告》,其中對于上述情況報告并未否認,并指出在金融環境不佳并且金融機構不斷壓縮授信額度的情況下,剛泰集團可能會存在短期流動性不足的情況。

緊接著,6月26日剛泰集團發布了籌劃資產重組公告,著力改善集團的流動性問題。隨后的6月29日,大公國際將“16剛集01”、“16剛集02”兩只債券列入信用觀察名單。

2018年7月21日,剛泰集團公布資產重組的進展,“收縮業務范圍,專注主營業務,分批處置非核心資產,擬出售資產包括公司所持投資性房地產、土地、房產等。同時,在不改變對于剛泰控股實際控制權的前提下,適當轉讓部分集團的股權,引入戰略投資者。并與各授信銀行溝通流動性支持及到期續貸工作。”

然而,剛泰集團資產重組結果尚未公布,部分金融機構對其即發起了訴訟。

8月17日,剛泰控股宣布因剛泰集團出現短期流動性不足情況,部分銀行于擔憂,臨時宣布公司貸款提前到期,以及部分銀行提出要求追加保證金、抵押物等增信措施未能及時滿足而導致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累計被凍結公司賬戶資金388.3萬元。此外,因為債務糾紛,部分金融機構對剛泰集團持有剛泰控股的股份進行了司法凍結。

8月18日,剛泰集團公告稱,近期出現短期流動性不足的情況,部分銀行臨時宣布公司貸款提前到期。因公司未予及時清償提前到期或已到期的借款或擔保借款,相關銀行對我公司及關聯方提起了訴訟。

對于剛泰集團的債務問題的原因,光大證券研究報告曾指出,第一,現金流過度依賴外部環境;第二,低效的流動資產運營;第三,過度依賴外部融資的困境;第四,過度的股權質押的比例。剛泰控股作為剛泰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從2014年起,剛泰控股的股票開始被大股東質押,2015年以來的質押比例接近100%。

對于剛泰集團債務發生原因的反思,上述剛泰集團內部人士稱:“一切以公告為準。”

困境

“‘17剛股01’債權人單方面宣布債券提前到期。如得到司法機關的支持,其會有被加速到期清償的可能性,會給公司運營資金帶來一定壓力。”6月20日,國泰君安公告稱。

2018年6月份剛泰集團流動性問題爆發,拉開了金融機構加速清償債務的序幕。截至2019年6月18日,剛泰集團對外披露表示:“自2018年6月起出現了流動性不足的情況。而后金融機構對公司采取的抽貸、斷貸和貸款加速到期加劇了公司債務壓力,使公司陷入債務危機。截至目前仍未得到有效改善。”

2019年6月15日,剛泰控股披露,公司或公司子公司累計涉及訴訟涉案金額約為2.55億元,其中為他人擔保事項涉及訴訟案件的預計涉案金額為9894.60萬元,其他累計訴訟預計涉案金額為1.56億元。

此外,截至2019年5月20日,剛泰集團(不含剛泰控股及子下屬公司)涉及司法訴訟39筆,涉訴金額共計92.73億元。

除了來自銀行、信托等機構的訴訟函,2018年9月“16剛集01”、“17剛集02”發生實質性違約后,剛泰集團和剛泰控股公開發行的存續債券也一再發生實質性違約。

據記者了解,截至2019年6月21日,剛泰集團共4只債券發生實質性違約,分別為“16剛集01”、“16剛集02”、“17剛泰01”、“17剛泰02”,累計金額超過20億元。此外,剛泰控股發行的“16剛股02”也發生了實質性違約,違約金額為3.6億元。

此外,剛泰集團2019年5月31日披露的最新的關于“16剛集01”、“17剛泰02”的違約處置進展公告披露,目前公司有息債務總量為123.67億元。

而債務問題也影響到了公司的經營活動。2019年6月18日剛泰集團披露稱,目前公司涉及多起司法訴訟,公司多數抵質押資產被申請輪候凍結、扣押和查封。若公司最終未能與相關債權人達成和解,相關資產可能會被債權人申請司法處置,繼而對公司經營活動的開展及償債能力造成嚴重不利影響。剛泰集團還面臨應收款項及其他金融資產的可收回性和減值準備計提的準確性、大額非經營性往來及資金拆借款項回收風險、營運資金及公司流動性嚴重不足的風險、存貨跌價風險等風險。

此外,今年5月21日,剛泰控股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剛泰控股實際控制人(董事長)徐建剛、副董事長周鋒、董事(兼總經理、董事會秘書)趙瑞俊、獨立董事王小明分別于2019年5月20日收到中國證監會《調查通知書》。

2019年1月17日,剛泰集團法定代表人已經由徐建剛變更為王仁忠。

6月10日,剛泰控股對外披露,公司對控股股東及其關聯方擔保事項、對外融資借款事項涉及借款本金共計44.17億元,其中公司作為共同擔保人、單一擔保人的擔保事項金額42.77億元,作為借款人的借款本金1.4億元。違規原因均為:“實際控制人徐建剛口頭指示印章管理人員用印,未召開董事會。”

而對于目前的困境,剛泰控股在2019年6月19日的《2018年年度股東大會會議資料》中表示,在宏觀去杠桿的大環境下,企業整體融資環境趨緊等影響,部分銀行抽貸、斷貸,擾亂了公司正常的經營計劃,對公司經營資金產生負面影響。2018年度,公司整體經營環境較為困難。

此外,剛泰控股稱,公司管理層積極應對。第一,調整庫存結構與產品品類結構,增加高毛利產品比重第二,礦業公司新的劃定礦區申請獲得批復;第三,剛泰影視逐步獲得市場的認可;第四,協調上下游供應商及客戶,鞏固、拓展業務合作;第五,積極與金融機構進行溝通,努力化解信貸風險;第六,妥善處理重大資產重組,降低公司潛在風險;第七,因國際、國內經濟環境變動及計提資產減值準備等多方面因素影響,導致2018年度凈利潤大幅下降;第九,公司股東聘請外部專業機構,推動解決債權債務問題。

“公司整體后期的情況會有好轉。”上述剛泰集團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資本市場部記者
主要關注債券、信托、銀行等領域的市場報道。
糖果派对2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