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平臺七個月吸金七個億,第四方支付“黑產”空間緣何禁而不絕

王涵2019-06-22 12:31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王涵 6月13日,公安部召開新聞發布會,通報全國公安機關“凈網2019”專項行動典型案例,其中提及了犯罪團伙大肆利用非法“第四方支付平臺”進行“洗錢”活動,再次將這條操盤隱蔽的第四方支付產業鏈背后的灰色空間曝光。

第三方支付介于銀行和商戶之間,第四方支付是介于第三方支付和商戶之間,不具備支付牌照,依托正規第三方支付平臺、銀行的接口、互聯網電信運營商等接口集合而成。

通過第三方支付提供的是資金清算通道,第四方支付在支付基礎上的多種衍生服務。比如進行大量注冊商戶或個人賬戶,非法搭建支付通道,其中的“漏洞”為賭博、私彩等非法經營者提供資金支付結算通道,成為投機者的“金融結算中心”,為規避監管,他們最后以非法支付平臺進行層層轉賬。

黑灰地帶,第四方支付浮出水面

根據公安部發布的消息,2018年5月,福建公安機關網安部門工作發現,以肖某等人為首的犯罪團伙大肆利用非法“第四方支付平臺”進行“洗錢”活動,隨即成立專案組開展立案偵查,迅速查明該團伙組織架構及犯罪事實。2018年12月至2019年1月,專案組在福建、北京、河北等地陸續開展收網行動,抓獲主要犯罪嫌疑人42名,凍結涉案資金580余萬元,一舉搗毀了為網絡黑灰產業提供資金通道的非法“第四方支付”平臺。

除了公安部通報的利用第四方支付平臺洗錢案例外,此類招數和模式相當案件不勝枚舉。

今年4月初,溫州警方成功摧毀一個為賭博網站提供充值、提現等服務的“第四方支付”平臺,共抓獲犯罪嫌疑人31名。據調查,易捷科技工作室、易支付聚合支付平臺、TT支付等第四方支付平臺與賭博人員進行結算,主要的方式是通過賭博網站上提供的二維碼支付、網銀轉賬等方式進行充值和兌現賭資,最終匯入賭博網站的相關賬號中。

而上述第四方支付平臺均無支付牌照公司,在提供替非法賭博網站提供資金收付的網絡平臺和通道中按1%到2.8%比例賺取手續費。 自2018年2月到9月份期間,短短7個月,這些平臺的非法資金流水就達7億元。

犯罪嫌疑人購買大量手機架設“手機墻”,“賭博網站提供給賭徒的二維碼不斷變化,所以手機屏幕上的二維碼也在不斷更新,接受全國各地賭客的賭資。”經辦民警介紹。

那么,不斷更新的二維碼是有何作用?實際上,主要是參賭人員掃描犯罪嫌疑人在網站公布的二維碼進行賭資充值。記者調查獲悉,只需通過互聯網違規購買、網上查詢企業公開信息下載等方式即可獲得數量可觀的小商戶信息,從而進行銀行企業商戶注冊,也便于申請二維碼支付。

曾在支付領域工作三年的李默向記者介紹,博彩、賭博軟件開支付接口并不難。“準備或者購買企業法人相關資料,過得去的網站設計,申請支付接口時接到網站某個網頁中,等支付時跳轉到這個頁面即可。之后將接口賣掉或者二次包裝,查出來的難度更大了。”

而第四方支付充當“中介”的身份幫網絡賭博公司把參賭者充值的賭資如何處理并逃避監管的呢?

李默介紹:“依托空殼公司申請一些第三方支付平臺通道,通過幾萬元購買了第四方支付軟件的源代碼、一些空殼公司、身份信息、金融賬戶可以收取資金。”隨后將這部分資金轉入“干凈”的第三方支付賬戶,再轉入個人銀行賬戶。若資金規模大,則需要多個賬戶加長周轉鏈條。

通過層層賬戶的流轉進入空殼公司,最終流向犯罪嫌疑人的指定賬戶中,整個轉移路徑較為復雜,正規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更不容易發現痕跡,降低了監測風險。

監管三令五申,嚴打網絡賭博

在有的支付QQ群里,其群員名字大多直接以“支付接口”、“三方支付”、“支付客服”、“專業搭建支付程序”等為文字命名,違規出售支付接口的信息隨處可見。在QQ群,百度貼吧、論壇中只要搜索關鍵詞即可跳出鏈接,直接在網上掛著聯系方式。

除此之外,“支付通道,可接通BC、QP、SSC、游戲、金融、商城業務”等“行話”,不是深耕支付行業的老兵難以理解這些“行話”。記者了解到,在這些支付行業的資源對接群中,字母是某些“敏感詞”的縮寫,比如BC泛指博彩,亦稱“菠菜”,QP則是棋牌,SSC是指時時彩,皆是以圍繞賭博存在的支付行業“黑產”。但是,色情、賭博類屬于違法業務,所有支付機構明確禁止為此類業務開通支付接口。

一位從事支付接口的人士坦言,“色情、賭博一些網站比以前管的嚴,風險高多了,但現在第三方支付和監管部門查的嚴,敢接的越來越少。”

在上述QQ群里,有群員發布消息稱:“安全穩定費率低;微信支付寶均可識別支付,實時秒結到賬D0,無需中轉提現,直接秒到您的微信和支付賬戶。無任何開戶費保證金等費用。資金賬戶100%安全,你敢用,我敢賠。99.9%超高成功率,流程超順暢”等標語,并保障安全高效。

值得一提的是,第四方支付到目前為止,還是多以正規平臺為主,主要在從事正常運營活動,但因其準入門檻和運營規范不甚健全,才導致部分平臺淪為非法通道。“只要第四方支付不碰二清、資金池、跑路挪用,按照監管的要求穩扎穩打其實有巨大的發展空間。”李默認為。

現實情形下,聚合支付的規模正在爆發性增長。經濟觀察報記者在派盟咨詢發布的《中國聚合支付行業發展報告2018》獲悉,2018年聚合支付機構處理交易總金額預計達到21.1萬億元,處理交易總筆數預計達到540.0億筆;2019年處理交易總金額預計達到40.7萬億元,處理交易總筆數預計達到1331.0億筆;2020年處理交易總金額預計達到94.0萬億元,處理交易總筆數預計達到3936.5億筆。

蘇寧金融研究院研究員黃大智表示:“從合規角度講,聚合支付是收單機構的外包商,央行明確過三點,除了聚合支付作為收單機構的外包商,不負責商戶的證件審核外,聚合支付也不能碰資金結算,涉及二清和無證經營支付業務,同時不能碰核心交易數據,正常來講只有銀行和支付機構才能碰。”

其實,監管層三令五申加強對網絡新型違法犯罪的審查。3月27日,央行發布的《關于進一步加強支付結算管理防范電信網絡新型違法犯罪有關事項通知》(即“85號文”)對賬戶管理、特約商戶、終端管理等方面加以返防,套現、違規提供支付通道的支付黑產再次重申監管力度。“不得直接或變相為互聯網賭博、色情平臺,互聯網銷售彩票平臺,非法外匯、貴金屬投資交易平臺,非法證券期貨類交易平臺,代幣發行融資及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等非法交易提供支付結算服務。”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李默為化名)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華東新聞中心記者
關注并報道銀行、保險、互金等領域事件,擅長深度報道。
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糖果派对2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