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咖啡如何吸取宇宙能量?雀巢云南方略復盤

范黎波2019-06-22 11:08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范黎波/文

企業最大的敵人是什么?

如果從哲學角度看這個問題,答案毫無疑問是時間。

比爾蓋茨曾說過:“一個優秀的公司離破產永遠只有18個月。”但縱觀全球,總有一些企業能夠經受住時間考驗。究竟是什么使這些公司保持基業長青,經受百年風雨仍生機盎然?盡管,與之相關的精彩故事總會成為商業頭條的座上賓。但細細拆解背后的奧秘,探尋這些企業從哪里來,走過哪些路徑,我們認為在當下仍具有現實意義。

首先進入我們視野的是全球最大食品飲料企業,來自瑞士日內瓦湖畔韋威小鎮的雀巢。作為旗下最重要的業務板塊之一,上世紀80年代,雀巢咖啡落地中國。這在當年,這既是一個冒險的決策,更是一個戲劇性的開始。因為中國是一個典型的“茶文化”國家。

作為一家百年跨國企業,雀巢為何放棄原料進口而要手把手教農民種咖啡?30年時間過去,雀巢當年播種下的種子如今收獲了什么? ——編者

20世紀80年代,雀巢開啟中國之旅。在中國開放市場的當年,可口可樂帶來了一個絕密配方,大眾汽車帶來一張技術圖紙。雀巢卻要建設一個本土化的從農場到市場的全產業鏈經營體系。

1988年,雀巢在云南普洱和西雙版納地區建設咖啡種植基地。云南的氣候環境與哥倫比亞很相似,適合阿拉比卡(小粒種)咖啡種植。確定推廣咖啡種植時,云南的咖啡種植規模約等于零。如今,這里已經成為雀巢重要的咖啡豆供應基地。

2014年,云南省官方統計的咖啡種植面積為183萬畝,比2010年的64萬畝增長了3倍,產量11.8萬噸,比2010年的4.9萬噸增長了2倍多。

無論是種植面積還是產量,云南咖啡現在均占全國咖啡99%以上,位居云南出口創匯產品第三位,僅次于蔬菜和煙草。

棲枝云南

1988年,雀巢與廣東東莞糖業煙酒公司合資成立東莞(雀巢)有限公司,1992年投產運營。但合資公司運營初期,咖啡豆供應問題頻發。

彼時的中國,適合咖啡種植的區域主要有云南、海南和廣東,最終進行規模咖啡種植基地的只有云南。云南省的普洱市為高緯度、南亞熱帶山地濕潤季風氣候為主的高原氣候區,與咖啡種植地區哥倫比亞同處一個緯度,適宜阿拉比卡(小粒種)咖啡的種植。

為減少對進口咖啡豆的依賴,雀巢與當時的思茅地區行署、如今的云南省普洱市政府簽訂了長達十年的咖啡種植合作協議(下簡稱“協議”)。

初入普洱時,當地經濟落后,農民平均教育年限僅為1.7年,貼在他們身上的標簽只有兩個:“茶”和“貧困”。

當時多數的農民對咖啡種植一無所知,積極性不高的原因有兩個:第一,咖啡樹種植三年才結出果實,風險大且成本高;第二,改種咖啡,對土地需要投入大量人力和財力進行修整。雀巢通過與政府簽署協議的方式獲得農民信任,并艱難說服他們轉向咖啡種植。協議也具體規定從第一個采購年份開始,合資公司每年采購的數量、價格、質量、付款方式、物流方式等。

但在咖啡種植最初推廣階段,農民的許多做法存在問題。例如農民把咖啡種植在肥力很差、有霜凍出現的區域;農民按照當地世代種玉米和茶的方式清理地面,但咖啡樹與茶不同,在生長過程中需要樹木植物20%-30%的蔭蔽度。為此,雀巢的農藝師要一戶戶說服農民在田間栽種樹木。

除去技術問題,種植咖啡成本高昂,包括咖啡苗、肥料、農藥以及所需用水費用,收獲時農戶還需支付初加工咖啡豆所需的機器費用。此外,咖啡種植通常前三年沒有產出,第四年才能結出咖啡豆,之后每年收獲一次。為此,合資公司同意支付種植農戶相關貸款利息,對種植農戶的咖啡種植土地開墾承擔一定費用,為種植農戶提供三年(從種植咖啡到首次收獲)肥料免息貸款支持。

但由于技術匱乏和管理缺失,到第三個收購年,普洱咖啡豆供應僅完成原計劃的十分之一,也沒有達到合資公司的質量預期。合資公司生產所需的咖啡豆仍依賴進口。

擺在雀巢面前兩條路:繼續保持咖啡豆進口;或者派駐技術專家對農戶進行技術援助,引導和幫助當地種植高質量咖啡豆,并形成規模。

雀巢最終選擇了后者。需要指出,云南咖啡種植基地和西方產業資本控制的大農場不同,這里是由若干高度分散、家庭主導的小農戶組成,彼此之間并未形成有效的合作組織。在這一過程中,雀巢需要和政府保持協調機制,為工作的協調和開展奠定基礎。從起步階段的12家農戶,到2002年200多家咖啡種植農戶雀巢在云南的規模化直接采購咖啡豆才真正開始。

技術支持與采購

成立于1992年的雀巢農藝服務部(下稱“農藝部”)是云南咖啡種植發展的核心部門,在技術培訓和援助方面實行免費、無差別政策。而面向咖啡種植農戶的培訓資料,以圖片為主便于理解。最開始,雀巢請政府幫忙組織咖啡普及知識的培訓,把各個縣的人集中到思茅聽課。

除了咖啡種植教育,農藝部還幫助農民作規劃,提供各個種植區的產量預測,為大中小規模的咖啡種植農民提供成本核算,通過印發相關咖啡種植、加工及市場價格信息資料,教農民上網查看洲際交易所的咖啡期貨報價。

此外,雀巢還和當地農業部門合作培育種苗。據官方記錄,2000年實驗種植了23個小粒種咖啡品種,挑選最好的品種進行雜交,挑選最好的2個品種進行種子培育;2007年種植了11個新的雜交品種,通過咖啡種子以優惠價格提供給農戶。

農藝部思茅咖啡采購站負責在云南的咖啡豆收購,采取直接從咖啡種植農戶收購的方式,不與任何個人或組織簽訂事先收購合同,每個咖啡種植農戶在雀巢都有檔案登記。在普洱,雀巢99.5%的供應商是農戶;80%的咖啡豆供應商是種植面積小于3公頃(低于50畝)的小農戶。農戶種植咖啡的規模懸殊很大,多的有6000畝種植園,小的只有8棵咖啡樹,最高的采購量為514噸,最低的只有幾千克。

農戶會將自己種植的咖啡鮮果先自行脫皮初加工,然后把經過脫殼加工的咖啡豆送到采購站。雀巢將大供應公司和小農戶分成兩個通道進行采購,通過分流采購通道提高效率與公平。在通過水分、缺陷率和杯品的測試后,合格咖啡得以入庫。

咖啡種植4C認證

在普洱咖啡種植基地,雀巢還推動了 4C認證(CommonCodefortheCoffeeCommunity)。4C認證包括社會、環境及經濟的可持續發展,涉及咖啡種植、加工等供應鏈各環節。需要指出,4C認證并不涉及咖啡豆本身的質量,進入貿易環節也沒有4C的標簽。

2012年開始,咖啡專家對與公司有長期合作關系的咖農和咖啡公司開展有關4C的免費培訓,給咖農做詳細的上門培訓,如電線擺放、咖啡豆生產環節的廢棄物和污水處理、廁所衛生條件、農藥安全放置等。

為鼓勵農戶參加認證,通過4C認證的咖啡采購價格比普通的要高出0.27元/公斤。但4C認證并非一勞永逸,每隔三年需重新認證或不定期附加認證審核。4C的執行是一個不間斷持續改進的過程,它要求咖啡供應鏈從農田到餐桌的每一個環節可追溯、可持續。此輪培訓在以往要求的基礎上著重收獲后實踐管理,包括有效用水和安全存儲咖啡等。

雀巢咖啡農業服務部經理孔贊龍表示:“4C的重新認證比第一次認證要求更加嚴格,它要求成員們在三年內必須有所改變,意味著成員們滿足于現狀或者降低標準將被淘汰。”

未來與挑戰

在雀巢進入該地區20多年后,云南從一個傳統的種茶區,又發展獲利可觀的優質小粒種咖啡豆產地。目前,云南咖啡產量占中國總產量98.8%,已成為中國最大的咖啡豆種植基地,其中普洱咖啡產量占云南總產量60%。雀巢已然成為云南咖啡豆穩定公平的采購商。

但不能因此認為雀巢在云南具有壓倒性優勢,它的采購量目前只占到普洱地區咖啡豆(米)產量的三分之一。這一模式已經受到雀巢競爭者們的強力挑戰,星巴克、沃爾等國際咖啡企業也已經長期入駐普洱展開經營合作。

與此同時,隨著跨國公司供應鏈愈發成熟,除了食品安全,人們更關心為他們生產食品原料和最終產品人的生活狀況。面對風險大且成本高的咖啡種植,雀巢如何協同政府,調動抗風險能力較弱的農民的積極性,如何利用產業資本增加農民收入?這些都是雀巢正在面臨的挑戰。

(本文有刪節,全文詳見“底層設計師”公眾號,作者系對外經濟貿易大學跨國公司研究中心主任、國際商學院教授)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糖果派对2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