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券發行人怒懟風險提示函 新華基金專戶風波

洪小棠2019-06-22 10:29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洪小棠 向專戶委托人提示處置風險,又激化了與個別債券發行人的矛盾,這是近期新華基金旗下一專戶產品遭遇的風波。

經濟觀察報記者獲悉,6月中旬,新華基金對專戶產品委托人發出風險提示函稱,由于近期債券市場信用風險較高,對出現交易違約的專戶產品或處置部分其所持資產。

今日,一家城投企業射陽縣沿海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射陽投資”)回函新華基金,警告“打折”處置其作為發行人的債券,導致債券估值大幅降低,低于市場公允價值的虧損自己不予承擔。

據一位接近新華基金人士的透露,該事件與專戶的結構化發行不無關聯。而這一事件也成為當下非銀機構和結構化債券產品在同業市場間遭遇流動性問題的一個橫切面。

專戶險情

記者采訪多位業內人士了解到,在前期同業間非銀機構流動性出現壓力的情況下,同業“謹慎”對待部分機構,使這些機構產品戶質押式回購受到影響從而資金緊張。

6月12日,新華基金對專戶產品委托人發出風險提示函稱,由于近期債券市場信用風險較高,為防止專戶產品投資交易失敗進而給委托財產造成更大損失,經公司決定,對出現交易違約的專戶產品,將于違約次日起,對該專戶產品所持有的資產進行相應處置。

隨著新華基金的專戶風險事件的持續發酵,更多細節正在浮現。

經濟觀察報記者了解到,近日,一份射陽投資發給新華基金的《關于新華基金風險提示函的回復》在機構市場間流傳,多位接近新華基金人士向記者證實了回復函的真實性。

天眼查信息顯示,射陽投資的唯一股東系江蘇省鹽城市射陽縣人民政府,屬城投企業。

在回復中,射陽投資表示,其作為新華基金東升2號資產管理計劃(下稱“東升2號”)所持有的“18射陽02”發行人,杜絕一切降低其債券估值和公司價值的行為發生。

“管理人對所持債券‘18射陽02’以非公允價值進行變賣,導致我司債券估值大幅降低,低于市場公允價值的虧損,我司不予承擔,我司僅以非公允價值的交易價格進行兌付我司債券。”射陽投資在回復中表示。

隨后,射陽沿海投資19日晚間對可能存在兌付風險的傳言做出了回應,稱公司各項業務運行政策、業績穩步提升,有信心和能力按期償付“18射陽02”本金及利息。

但記者致電射陽投資,在獲得該公司一位相關負責人士的電話后,數天內多次致電,電話均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Wind數據顯示,“18射陽02”是一只票面利率為7.50%,剩余期限為2.1808+2年的私募債。

該只債券與射陽投資另一只私募債“18射陽01”分別于去年8月和6月完成發行,規模分別為9.80億元和4億元,主承銷商為聯儲證券。上述兩筆債券發行時,中證鵬元均給予了AA級的信用評級和穩定的評級展望。

據記者采訪獲悉,在新華基金向專戶產品委托人發出風險提示函的前一天下午,即6月11日,新華基金召開了合規風控專題工作會議。會議決定,為有效控制交易違約事件蔓延態勢,防止引發更大風險,根據監管部門防范風險要求,并切實履行管理人主動管理職責。

會議提出兩項要求,一是當日發現交易違約后投資經理應立即通知項目承攬人及監察稽核部,并于次日開盤后開始著手處置專戶產品所持資產。二是產品客戶經理應立即與委托人聯系,充分告知委托人對于交易違約產品,公司應遵循勤勉盡責原則,爭取最優條件處置產品相關資產,以避免給委托財產造成更大損失。

結構化發行的秘密

一位接近新華基金人士表示,“專戶流動性壓力爆發,只能對一些存量的債券進行處置來獲得流動性,目前監管層也表態要杜絕同業間發生的惡性違約,違約機構肯定要想辦法。”

事實上,債券價格的下行只會對發行人的二次發債帶來影響,并不會徒增當前債券的兌付壓力,但射陽投資表態稱對低于市場公允價值造成虧損的部分不予承擔,實屬罕見。

上述接近新華基金人士認為,出現這一風波的原因,在于上述專戶產品大概率存在結構化發行模式,即業內俗稱的“118工程”。

所謂“118工程”是指發行人為實現成功發債,自籌資金通過資管產品對自發債券進行認購,再通過同業正回購交易獲得額外融資。

在該模式下,發行人付出1倍資金可以換得1.8倍的融資規模,故被稱之為“118工程”。“‘118工程’的核心是債券發行人通過資管產品持有自家債券,所以是左兜揣右兜,不存在違約的問題。”上述接近新華基金人士表示,“可一旦處置債券,自發自買的平衡就被打破了,發行人必須真金白銀的兌付債券,但實際上發行人只融了0.8倍于自身本金的錢,卻要承受額外的兌付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射陽投資還在上述回復中警告:“若交易價格嚴重偏離,并造成我司債券價值嚴重虧損,我司按照認定交易涉及利益輸送、并非法侵吞國有資產流失,通過司法程序追究管理人一切法律責任,維護我司合法權益。”

一位基金業內人士指出,射陽投資如果存在結構化發行問題,則作為主承銷商的聯儲證券方面也有可能需要擔責。“新華基金的專戶有可能是主導方,也有可能是通道,但不可否認結構化發債的實質是資管業務投行化,投行業務通道化,這種事情主承銷商沒法輕易把自己脫身出來。”華中一家券商的一位固收人士表示。

在業內人士看來,當前不少存在高杠桿的非銀機構或結構化債券產品戶中,在同業市場里也存在類似的流動性壓力。

據記者了解,日前市場間已形成由大行向頭部券商授信,再由頭部券商向非銀機構提供流動性的緩解方式。這一方式能否高效地對部分非銀機構的流動性壓力帶來緩釋尚待觀察。“救助也只是為了阻隔風險傳導,并不會一味地對高風險機構進行救助,否則就會引發道德風險。”一位接近監管層的人士表示,針對非銀機構的支持并不代表對高風險機構的救助,對于部分高杠桿的風險機構,市場的自然出清將成為一種常態。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財富與資產管理部記者
關注基金、證券、資產配置、上市公司、金融創新等領域。擅長深度報道。
糖果派对2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