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鐵礦石飆漲:期貨惹的禍?

李紫宸2019-06-22 09:31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李紫宸 “發燒”的鐵礦石絲毫沒有退熱的跡象。

2019年6月19日,大連商品交易所(簡稱“大商所)鐵礦石期貨i1909合約以800元收盤,同一日,鐵礦石普氏指數((品位為62%的鐵礦粉粉)達到114.25美元/噸。

鐵礦石的價格此時達到了過去5年的新高。中國鋼鐵行業資深人士算了一筆賬:從年初60美元/噸左右漲到現在超過110美元/噸,中國一年進口鐵礦石超10億噸,這意味著一年要多付出近600億美元的原材料成本。

“生產一噸鋼鐵的利潤現在只有50元左右。”來自山東省一家國有大型鋼鐵企業人士在6月20日告訴經濟觀察報,高昂的鐵礦石成本是吃掉利潤的最主要因素。

很多數據似乎在支撐著鐵礦石的價格: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5月中國粗鋼產量同比增長10%,再次創單月歷史新高。機構數據則顯示,中國港口的鐵礦石存貨量還在持續地下降。國際四大礦山企業(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FMG)在早前相繼下調了2019年的指導產量——根據這些公司的表述,減產的主因在于潰壩事件以及澳洲颶風天氣的影響。

“上游供給偏緊,下游鋼廠需求強盛”,在分析機構的眼中,這些因素構成了鐵礦石當前價格易漲難跌的基礎,但鋼鐵行業資深人士顯然難以認同這樣的結論。“中國的鋼廠從來沒缺過鐵礦石,”6月20日,鋼鐵行業資深人士向經濟觀察報表示,“供應緊張并不存在,眼下鐵礦石的價格已經背離了真實的市場,背后是資金力量的炒作。”

中國鋼鐵行業對鐵礦石價格的憂慮,現在再一次顯現。過去兩年,這樣的憂慮伴隨礦價的平穩有所緩和,但始終沒有得到根本解除。

在中鋼鐵行業資深人士看來,這個問題像利劍一樣依然懸在中國鋼企的頭上,抑制鐵礦石期貨爆炒、加強監管依然是交易所義不容辭的責任。

2019年5月29日,大商所發出通知,規定自次日起提高鐵礦石相關期貨合約的手續費。6月14日,大商所再發通知,提高鐵礦石品種漲跌停板幅度和最低交易保證金。不過,目前看來,上述舉措收效甚微。

巴西的潰壩和澳洲的颶風

從鐵礦石進口來看,1-5月鐵礦石累計進口42,391.6萬噸,同比下降5.2%;與此同時,2019年1-5月全國生鐵產量為33534.7萬噸,同比增長8.9%。

根據四大礦山公司相繼公布的產銷的數據,四家公司在過去一個季度的產量均有所下滑,而其年度計劃則同樣同比下滑。

蘭格鋼鐵研究中心主任王國清向經濟觀察報分析認為,在鐵礦石需求仍保持增長態勢的前提下,造成目前鐵礦石大漲的原因還是需強供弱導致的供需失衡。淡水河谷潰壩事件影響力持續蔓延,而澳大利亞颶風的影響也有所顯現。

海證期貨研究所副所長、黑色首席分析師石頭是堅定的鐵礦石期貨“多頭派”,他判斷,鐵礦石今年是供給出現缺口的大牛市,原因主要在于供需的緊平衡。“鐵礦石的供應依然還是寡頭壟斷的格局,四大礦山的供給優勢明顯。2019年一季度四大礦山產量同比明顯下降,與此同時,國際上其他國家的鋼鐵產能也在不斷擴張,包括印度、越南等。”石頭說。

根據海證期貨的測算,出現巴西礦難和澳洲礦山的減產之后,我們測算2019年的四大礦產量預計為10.09億噸,比預期的減少1.46億噸,比2018年產量減少0.99億噸。

王國清認為,目前鐵礦石價格較年初已上漲60%以上,鋼廠利潤受到極度壓縮,蘭格鋼鐵研究中心監測的熱卷、冷卷毛利已出現虧損。她判斷,目前鐵礦石價格已創5年來新高,但鐵礦石供需基本面問題短期內仍然難以有效改觀,鐵礦石價格仍將維持高位運行。

歐冶云商首席分析師曾節勝向經濟觀察報表示,近幾個月,在資源緊張的情況下,三水合谷降低了對中國的發貨比例,力拓對國內鋼廠長協的執行也開始打折扣,從而使供需缺口拉大。

曾節勝判斷,鐵礦石的供需缺口在短期內還不會改善,鋼廠沒有任何減產跡象,澳洲和巴西鐵礦石發貨量在未來數月環比不會有大的增長,港口庫存還會繼續下降。

資金的暗流

在中國鋼鐵行業資深人士看來,鐵礦石供應緊張的說法在很大程度上不成立。

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2017年和2018年,中國生鐵產量分別為7.1億噸和7.7億噸。

上述行業資深人士分析說,考慮到2017年去產能因素的影響,當年的產量數據少報了1億噸左右,而2018年則比實際產量多報了,今年上半年,煉鐵產量名義增長8.9%,實際評估下來大約在4%左右。

“正因如此,中國的鐵礦石需求整體是在逐漸下降的。”該人士判斷說,“事實上,巴西的潰壩影響也沒有那么大,但這給人為炒作帶來了空間,且這種炒作是前期大漲,后期大跌,資金則從中牟利。“

該人士分析,對照2018年和2014年,國內實際用礦量減少了1.1億噸。而在世界范圍,煉鐵是夕陽產業。事實上,鐵礦石的賣家是4家礦山企業,而中國的買家多達500家,這才是中國鋼鐵產業最大的軟肋。

上述人士人為,今年鐵礦石價格的大幅上漲,主要即是國內期貨的價格引領,這給實體經濟帶來了嚴重的損害:期貨是零和游戲,本身并不增加財富,卻把每年10億多噸的鐵礦石的價格大幅拉了上去,整個中國鋼鐵行業為此一年需要多付出近600多億美元的原料成本。

該資深人士的觀點在部分分析機構乃至黑色期貨投資人士那里得到了認同。曾節勝表示,5月份以來的人民幣大幅貶值也對鐵礦石價格上漲起了推動作用。另外,由于期貨市場的存在以及鐵礦石定價機制的不完善性,市場炒作和投機因素對鐵礦石價格的上漲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長期投資鐵礦石期貨的人士進一步向經濟觀察報解釋說,前期國內鋼產量的提高和巴西的潰壩,先是帶動了基本面,但后續資金的炒作形成了更大的助推力。“100美元以上顯然是情緒化的因素導致,”該人士說,“所謂的供應緊張,實際情形是,港口70%的鐵礦石庫存為鋼廠所有,由于擔心鐵礦石價格進一步上漲,鋼廠的庫存(一部分自用,一部分對外售出)不敢出售,而鐵礦石貿易商此時則選擇主動捂貨。也就是說,供需從總量上沒那么緊張,但因為炒作,鎖定了可流通資源,導致可流通的資源變少,并掌控在了一些大戶的手中。”

該期貨投資人士認為,這樣的炒作資金,在期貨和現貨市場形成了一股合力,作為主力資金,即便不能說是控盤,但也是很大的資金量,鋼廠在這種情況下也頗為無奈。

難解之題

在鋼鐵行業資深人士看來,令中國鋼鐵行業掣肘的問題現在又一次暴露了它的嚴重性,國內期貨爭取進口鐵礦石話語權任重而道遠。

“過去國內沒有鐵礦石期貨,普遍認為普氏價格指數(該指數一直作為現貨市場的指導價格)存在人為炒作,現在國內的期貨比普氏漲得還高、還快,不能怪到別人的頭上了。”行業資深人士如此告訴經濟觀察,“港口庫存1億多噸,企業庫存還夠35天的生產,談何供應的緊張?此外,國外礦山的增產其實是相對容易的,但它們在控制產量上較為嚴格。”

2018年5月4日,國內鐵礦石期貨在上市5年之后,宣告中國鐵礦石期貨開始引入國際交易者,這是國內首次已上市期貨品種的對外開放。

這一舉動曾被鋼鐵行業認為認為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化解鐵礦石現貨市場的定價難題,通過期貨的價格發現機制,引導鐵礦石市場的健康運行。

中鋼協原副會長羅冰生認為,在2018年,也就是中國和國外礦山公司的供需對比發生變化的背景之下推出鐵礦石期貨國際化,是較為有利的時機。期貨的國際化,將使得鐵礦石價格進一步向市場開放,期貨對鐵礦石價格體系的影響會進一步增強,從而改變一直被詬病的普氏指數定價體系。

不過,目前看來,這樣的愿望暫時落空。眼下,現貨的價格要高于期貨市場的價格,機構人士認為,較大的基差也使得鐵礦石價格會繼續停在高位。

2019年5月29日,大商所發出通知,規定自次日起提高鐵礦石相關期貨合約的手續費。6月14日,大商所再發通知,提高鐵礦石品種漲跌停板幅度和最低交易保證金。

大商所相關負責人表示,此舉旨在進一步強化監管,遏制潛在過度投機行為,防控可能出現的惡意炒作、扭曲價格等行為,促進期貨功能發揮,確保市場安全穩定運行。

但大商所的上述舉措效果收效甚微。前述期貨投資人士分析認為,從大商所目前的作為看,大商所在這件事并未作出積極的干涉。

"阻力是多方面的。眼下,有一部分阻力或許在于,鐵礦石期貨在推進國際化,又處于國際貿易敏感期,中國此時不好作出強硬的態度。“上述人士分析說,”但近日鐵礦石的連續漲價,可能會迫使大商所作出進一步的干涉。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記者
長期跟蹤工業、信息化領域產業政策和發展動態,重點關注鋼鐵、能源、通信等相關產業,相關領域上市公司以及大宗商品市場等。擅長深度、人物報道。
糖果派对2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