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經觀頭條 | 營收遠超茅臺,千億糧油帝國“金龍魚”A股闖關記

阿茹汗2019-06-21 23:22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阿茹汗 奔跑在上市路上的金龍魚具備在A股創造更多第一的可能:創業板凈利潤第一、A股食品飲料板塊營收第一……隨著上市輔導的結束,金龍魚距離這些可能越來越近。上海證監局網站6月11日披露,益海嘉里金龍魚糧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益海嘉里”)已經完成了上市輔導,具備了在創業板上市的申請條件。

上市輔導機構中信建投證券也隨之披露了益海嘉里在中國市場的業績:2018年營業收入1670.74億元、凈利潤55.17億元。這是一位重量級選手,營收遠超伊利、茅臺、雙匯發展等A股食品飲料板塊頭部企業。

益海嘉里的上市輔導僅用時3個月,根據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的介紹,雖然上市輔導并沒有明文規定時限,但通常會耗時6-12個月,因此益海嘉里屬于較快案例。6月21日,益海嘉里方面向經濟觀察報回應,上市準備及接受中信建投證券的輔導規范工作時間較長,遠超正式備案時間,進一步提高了公司規范運作水平,夯實了上市基礎工作。

益海嘉里糧油帝國始建于1988年。上世紀80年代,中國消費者還在提著油壺去買散裝食用油,小包裝食用油市場一片空白。著名華人商業領袖郭鶴年看到了市場機遇,派其侄子郭孔豐回到中國在深圳建廠,1991年第一瓶金龍魚調和油下線。此后,益海嘉里糧油生產銷售網絡不斷擴大,直至今日,在中國市場培育了金龍魚、歐麗薇蘭、胡姬花、香滿園等多個知名品牌,橫跨小包裝食用油、大米、面粉、掛面、米粉、餐飲專用糧油等諸多領域。

在中國打拼30年的益海嘉里始終有個“中國上市夢”,2009年上市計劃折戟后,如今再度起航。

6月21日,益海嘉里方面向本報回復稱,益海嘉里已經在中國投資超過30年并堅定看好中國發展前景,選擇在A股上市,一方面將繼續深化國內的本土化進程,增強業務拓展能力,另一方面,益海嘉里欲借上市,使公眾了解一個更加透明規范的公司。

上市,去“外資化”?

時回到2009年,彼時益海嘉里曾首次對外明確,從母公司豐益國際分拆,謀獨立上市,地點選在了香港,計劃融資30億-40億美元。但是由于外部經濟環境的變化,上市計劃被擱淺,直到2017年,豐益國際透露,正在對中國業務進行重組,并有可能分拆上市。

根據中信建投證券發布的報告,2018年12月益海嘉里召開董事會,同意將公司整體變更并設立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名稱也由此前的“益海嘉里有限公司”變更為“益海嘉里金龍魚糧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股份公司設立時的股權架構為,Bathos持股99.99%,闊海投資持有剩余0.01%的股份;前者由豐益國際依次通過WCL控股、豐益中國、豐益中國(百慕達)等三家投資控股型公司間接持有100%的權益;后者由上海豐皓投資有限公司、上海豐澄投資有限公司以及另外24名自然人共同持有。天眼查顯示,該公司的曾用名為上海益海企業發展有限公司。

益海嘉里控股股東豐益國際是世界500強公司,與嘉吉、ADM、邦吉、路易達孚四家公司齊名,被稱之為國際五大糧商。本是新加坡上市公司的豐益國際,對于分拆中國業務的獨立上市這件事保持了10年的熱情。

一位接近益海嘉里人士向本報記者透露,該公司內部更愿意外界將上市看作是對中國市場的信心體現。豐益國際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益海嘉里集團董事長郭孔豐曾不止一次在公開活動場合表達對于中國市場發展前景的看好,也曾透露將繼續加大對于中國市場的投入。

與糧食打交道的益海嘉里,相比其他行業企業,對于“外資”身份更加敏感。2008年國家發改委出臺《促進大豆加工業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引導內資加工企業通過兼并、重組方式,整合資源,培育一批加工量2000噸/日以上,產、加、銷一體化,具有較強競爭力的大豆油脂加工企業(集團);而對外資進行了限制,意見提出,外商兼并、重組國內油脂加工企業,嚴格按照國家有關外商投資的法律法規及外商投資產業政策辦理。直到2017年1月,國務院印發《關于擴大對外開放積極利用外資若干措施的通知》,取消了油脂加工外資準入限制。

在此期間,國內糧油企業迅速成長。公開資料顯示,2008年到2014年,中糧集團旗下的中國糧油,大豆等油籽年壓榨能力從486萬噸升至1158萬噸;西王、長壽花等本土品牌迅速崛起,例如曾為益海嘉里和中糧貼牌生產小包裝玉米油的西王,2009年開始運作自有品牌“西王”。

前述接近益海嘉里人士分析,IPO后益海嘉里的業務便利化將更加接近本土企業,即便公司規模已經超過多數本土企業,但是對于更長遠的發展,這或是一個“護身符”。此外,也有分析認為益海嘉里IPO后可以利用A股較高的估值、低成本的融資方便業務的發展。

估值,低利潤率的考驗

在益海嘉里的官方網站掛有一篇新聞報道,在文章中郭孔豐回憶,在改革開放之初很多華僑響應國家號召回國投資,但是并沒有考慮太多的風險和回報,而后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帶來了豐厚的回報,豐益國際也正是得益于中國的發展,成為世界第三大糧油企業集團。他進而介紹,中國業務約占豐益國際全球營業額的55%。

豐益國際2018年財報顯示,公司去年營收444.98億美元,同比增長2.1%;凈利潤11.28億美元,同比下降5.7%。益海嘉里的上市輔導材料首次披露了豐益國際的中國成績:2016年-2018年間,益海嘉里的營業收入分別為1335億元、1508億、1671億元;凈利潤分別為8.5億、52.8億、55.2億。2019年第一季度,營業收入為404億元,凈利潤8.3億元。

益海嘉里1671億元的糧油帝國是如何建造的?根據輔導材料介紹,目前益海嘉里的主要產品為廚房食品、飼料原料以及油脂科技產品。益海嘉里官網顯示,公司已在全國26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建成和在建生產基地70多個,生產型實體企業100多家。

由小包裝食用油出發,益海嘉里在中國市場織網,這其中郭氏家族的商業智慧不斷閃耀。郭鶴年1923年出生于馬來西亞,祖籍福建省,他以經營白糖起家,目前產業涉及商貿、地產、飲料、物流、種植業等多個領域,是聞名世界的“亞洲糖王”、“酒店大王”。除了豐益國際,香格里拉酒店、北京國貿都是他的商界傳奇故事。郭鶴年將豐益國際交給其侄子郭孔豐來打理。

上世紀80年代末,郭氏家族進入中國小包裝油市場的同時,另一項投資還在同步進行。1991年郭孔豐聯合印尼油棕王吳笙福、國際四大糧商之一的美國ADM公司及中糧聯合創辦了豐益控股。這家公司成立之際,主要從事棕櫚油貿易業務。通過在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中國等地通過一系列收購、新建等擴張,布局廣泛涉及棕櫚油種植、生產、貿易、物流等領域。這也意味著在布局下游小包裝油的同時,益海嘉里就將手伸向了上油棕櫚油的種植生產,這也使得益海嘉里在后期的擴張中,掌握了上游產業優勢。

陳宏升(化名)是山東一家食用油加工企業負責人,他所在的企業曾是益海嘉里的代工廠,在他看來益海嘉里在中國市場的迅速成長與其先發制人的優勢有關,而行業低利潤率的特點讓一些中小型企業沒有能力做大規模,最合適的生存方式是代工或被并購,反而益海嘉里這樣的規模性企業,能越做越大。

將益海嘉里的營收和凈利潤水平與A股其他企業進行比較后,行業特點方能凸顯。例如伊利2018年營業總收入是益海嘉里的一半,近800億元,但是64.52億元的凈利潤已經超過前者;再以創業板溫氏股份為例,2018年營收572.36億元,是益海嘉里的三分之一,凈利潤39.57億元,只比益海嘉里少了10多個億。

低利潤率的表現和特性也為益海嘉里上市后的估值蒙上了一層不確定性的陰影。“益海嘉里雖然選擇在創業板上市,但實際上它并不具備一般認為的創業板高新技術或者高速成長的特點,因此未來估值會相對下降,”沈萌判斷。

A股上市的另一家食用油加工企業西王食品市盈率13.66,總市值65.07億元;中糧集團旗下糧油板塊上市公司中國糧油控股市盈率9.68,總市值130.42億港元;另一家港交所上市食用油加工企業長壽花市盈率4.13,總市值16.35港元。而與創業板當前總市值最大的溫氏股份比較,該公司市盈率為95倍左右,總市值在2000億元左右。另有證券行業人士向本報記者分析,若以A股發行市盈率為22倍、益海嘉里2018年55.17億元的靜態利潤計算,益海嘉里的市值起步將破千億。

競爭,與中糧賽跑

在國內糧油市場,最先吃螃蟹的益海嘉里憑借金龍魚調和油打下了江山,在它的身后本土企業窮追不舍,中糧集團是首當其中的一位。隨著益海嘉里上市進程的推進,二者的關系也再次成為焦點。

如果回到30年前,益海嘉里和中糧是合作伙伴。益海嘉里在中國投資建設的首家生產企業是南海油脂工業,該工廠分別由益海嘉里的前身和中糧集團共同持股,在益海嘉里初創家業時期,中糧集團扮演著“引路人”的角色。不過,雙方的合作因為多種因素終結,而后中糧集團另立山頭,以“福臨門”品牌與益海嘉里正面迎戰。

現如今,福臨門被劃歸到了港交所上市公司中國糧油控股旗下。根據該公司2018年財報,其全年業務收入1088.21億港元,同比增長23.9%。其中包含福臨門品牌在內的小包裝食用油銷量達 118.9萬噸,同比增加18.3%。業績整體落后于益海嘉里。

前瞻產業研究院的一份行業報告顯示,在食用油行業中,金龍魚、福臨門、魯花為一線品牌,約占小包裝食用油銷量的70%。多力、西王、長壽花等品牌為二線品牌。從整個行業格局來看,第一梯隊的品牌以綜合性的食用油品類構成為主,金龍魚和福臨門都是由多油種構成的品牌。

截至目前益海嘉里方面并未透露上市融資用途等更多信息。不過,包括陳宏升在內的行業人士認為,上市將給益海嘉里帶來更加充裕的資金進行更多業務的布局,“目前小包裝食用油的競爭已經白熱化,未來益海嘉里與中糧之間的交鋒會在更大的產業范圍內展開,例如調味品等,這些也是拉升企業利潤的抓手,”陳宏升分析道。

大消費新聞部記者
專注快消、健康行業報道,深度聚焦產業、公司、人物。
糖果派对2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