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銀翔重組即將啟動 重慶市政府或先替其還債12億

周菊2019-06-21 14:20

(圖片來源:全景視覺)

經濟觀察報 記者 周菊 北京報道 “幾方正在研究對北汽銀翔的拯救方案,都希望它活著,方案還沒有出來。”6月17日,北汽集團一位內部人士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在經歷了裁員、經銷商和供應商討債、停工等多重打擊之后,對于北汽銀翔能否從倒閉邊緣被救回來,目前沒人能給出準確答案。

從發布到成為車市黑馬,北汽銀翔用了三年時間,而從明星企業到走向倒閉邊緣,來的更快。不僅北汽深陷其中,在造車上一賭未來的重慶銀翔實業,也因此跌入困境。

從2017年開始,隨著銷量從年近30萬的頂峰暴跌至10萬左右,再到停產清庫存,一路下滑的北汽銀翔最終在2018年危機全面爆發,以一次長達三個月的員工“高溫假”為導火索,北汽銀翔的困境被曝光,同樣被困住的還有同屬于重慶銀翔實業的比速汽車。“銀翔系”的兩個汽車品牌一度成為重慶摩托造車軍團的帶頭大哥,但也成了銀翔系衰敗的主要原因。

這并不是北汽的第一次出手挽救北汽銀翔。此前的2018年10月,北汽集團、銀翔實業、重慶合川政府聯合向北汽銀翔輸血20億元,但這筆資金對北汽銀翔來說是杯水車薪。在此后半年時間中,這家汽車公司不僅毫無起色,反而陷入了更大的困境之中。而在怎么搶救的問題上,各方也陷入了拉鋸戰之中。

“目前還沒有一致的方案,銀翔想從北汽這里要到更多。”知情人士表示。北汽與銀翔的合資曾被視為“國企+民企”合資的樣板,但如今,卻因為這層關系,各方勢力都陷入了較量之中。作為這場較量的核心方,北汽清楚地知道,北汽銀翔是靠輸血無法解決的難題,需要有一套方案。“但眼下,怎么救活這個企業才是當務之急。”

僵局待破。“方案不會拖太久。”上述消息人士表示。在經濟觀察報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獲得的拯救方案中,以北汽、重慶市地方政府等多方再次聯合出資,改變北汽銀翔的股權結構成為重組的最終結果,同時導入更多資源盤活現有資產。據悉,北汽銀翔的重組被放在了北汽集團自身改革轉型的大戰略中,“這次改革還是值得期待的。”上述人士表示。

三方輸出“急救包”

“北汽是真金白銀花出去救這個企業的。”北汽上述人士稱。盡管北汽方面否認北汽銀翔拯救方案已經出臺的消息,但在6月6日,北汽銀翔旗下的北汽幻速品牌搶先發布了一則聲明,表示北汽銀翔的重組進展順利,但不能對外透露。后有知情人表示,北汽幻速將于6月10日左右正式公布重組信息。但直到目前,重組方案仍沒有具體消息。不過,北汽幻速的重組相關細節正在通過其它渠道流出。

“重組后北汽集團和重慶市政府分別持股37.5%,合川市政府持股14%,銀翔貿易持股11%,后續公司將由北汽集團實際運營。”一位消息人士對經濟觀察報記者表示。而北汽幻速的經銷商也向經濟觀察報記者證實,北汽幻速銷售公司總經理何勇平“親口告訴”他們,目前重組的比例已經基本確定,只是還在談一些細節。何勇平還向這些此前多次上門維權的經銷商透露,為了解決增持后北汽集團將承擔較多債務的問題,重慶市政府可能會將北汽幻速的債務先清完,之后再重組。

“重慶的一個副市長已經同意(這個方案)。”上述消息人士表示。據北汽幻速經銷商透露,目前北汽幻速欠經銷商款項2億元左右,此外還有傳言稱,北汽幻速欠員工工資及供應商欠款約10億元,即重組之前,重慶市政府要先拿出超過12億元為其清理債務。

另外,這個“急救包”還包括一些企業層面上的調整——除股權結構外,公司還將推出全新品牌。北汽幻速某經銷商對經濟觀察網記者表示,在北汽集團增持后,北汽幻速將由北汽集團運營。目前的幻速、比速品牌或將被棄用,“幻速的品牌確定是不用了,北汽幻速這幾個字要換,包括logo都要換,聽說已經注冊好了”。

經濟觀察報記者查詢了中國商標網,北汽銀翔旗下近兩年沒有新增品牌,但其在2016年前有注冊包括“LBJ”、“LB”的品牌logo,其形狀類似寶馬MINI和蘭博基尼。而一位商標注冊從業人員告訴記者,由于系統錄入延遲,一般在一個月內注冊的商標查詢不到。

有消息人士還向記者表示,北汽有意整合北汽銀翔和昌河。在此前的2014年年底,當時推行整車事業部改革的北汽,曾一度想把北汽幻速劃入昌河品牌下,但最終沒有實施。而就在北汽銀翔陷入發展困境的時候,昌河卻聯合合川市國資在當地設立了一家名為“重慶昌河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該公司的招聘廣告顯示其經營范圍赫然包括“汽車整車、電動汽車、混合動力汽車及多用途乘用車整車的研發、制造、銷售及維修”等。這家公司的設立原因和目的,令人遐想。

針對上述消息,經濟觀察報記者致電重慶市政府和合川市政府,但雙方均表示不清楚、不知道,并建議記者向北汽銀翔公司方確認,然而北汽銀翔官網提供的電話始終無人接聽。北汽集團方面一位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目前所有的方案都處于保密狀態,“重組是會進行的,但是持股比例和其他的內容還沒確定。”

目前,北汽集團僅持有北汽幻速26%股份,重組后則有望與重慶市政府一起成為公司的第一大股東。而伴隨著重慶市政府和合川區政府的出手,銀翔將從目前的控股股東成為公司重組后的最小股東。資料顯示,目前銀翔貿易、銀翔實業、銀翔投資共持有北汽銀翔61.35%股份。“北汽銀翔畢竟掛著北汽的牌子,北汽方面也不希望它陷得太深,所以和重慶市政府合力拉了一把。”全聯車商投資管理(北京)公司總裁曹鶴告訴經濟觀察報記者。

做大的風險

北汽和銀翔的合資曾被北汽認為是一次絕佳的合作,也是北汽做大的一次嘗試。在2009年頒布的《汽車產業調整振興規劃細則》中,北汽成為中央支持的“四小”汽車集團之一。在上述文件中,中央明確指出,鼓勵通過兼并重組,產銷規模占市場份額90%以上的汽車企業集團數量由目前的14家減少到10家以內。鼓勵一汽、東風、上汽、長安等大型汽車企業在全國范圍內實施兼并重組。而支持北汽、廣汽、奇瑞、重汽等汽車企業實施區域性兼并重組。

來自高層的這“四大、四小”的劃分激發了北汽做大的野心。而另一方面,北汽當時的發展也頗有壓力。一方面,北汽雖然享有北京現代和北京奔馳以及福田汽車三大關鍵整車品牌,但在自主乘用車上銷量捉襟見肘,這限制了北汽集團的進一步發展。2009年之后,北汽集團開始謀篇布局,做大的棋局開始。在北汽自主的發展規劃中,一方面是通過海外收購技術發展自主,另一方面是兼并重組。在這兩條路上,北汽進行了收購薩博部分資產、2010年合資銀翔,以及2013年重組昌河汽車和鎮江汽車制造廠等動作。

其中,北汽和銀翔集團在2010年簽約成立北汽銀翔公司,北汽集團表示沒有投入一分錢,僅以品牌入股就取得了該合資公司的相對控股權。最初,北汽銀翔生產基地投產的是北汽旗下的微車車型,2014年,北汽銀翔發布了北汽幻速品牌。北汽當時做的是技術和品牌授權,而幻速的銷量計入北汽整體銷量之中。但從發展來看,不論是北汽銀翔還是從長安手中接盤昌河,都是為了迅速擴大銷量。

作為“四小”之一的北汽,在2013年已經進入行業第五,成為四小的領頭羊。但北汽的野心并不在于此,在經歷規模不斷升級的兼并重組后,北汽在規模上的渴求顯然已不再拘囿于與長安的第四之爭,北汽希望替代長安,躋身“四大”之一。2013年,北汽集團的“十二五”規劃目標中已經明確地提出,北汽在2013年-2018年的目標是“保四爭三”,超越長安集團,然后進入行業前三。

作為兩者實力較量的真正尖峰對決是2013年的9月。2013年前9個月,當時北汽集團銷量為147.43萬輛,同比增長22.7%,排名第五;長安集團銷量為163.54萬輛,同比增長22.8%,排名第四。隨著2014年昌河汽車歸屬北汽集團,兩者在銷量上的差距進一步縮小。2014年,長安和北汽的銷量分別254.78萬輛和240.09萬輛。但是長安自主在2015年爆發式增長,北汽與之差距擴大,補缺自主規模成為北汽最大的心病。

過快的發展以及重組收購,帶來了規模的快速擴大,但北汽在短時間內無法有與之相匹配的體系能力,這導致了從2017年開始,其自主板塊的問題集中爆發。而北汽近兩年的頻繁調整,也被認為投射出了領導層的反思和扭轉局面的努力。據悉,北汽正在重新梳理其自主板塊的品牌,以應對已經變化的產業競爭格局,一個新的北汽自主體系或將在不久現身。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行業產業報道部記者
關注汽車行業發展,對新能源、自主品牌及新出行關注較多,擅長深入報道及數據分析。
糖果派对2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