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金融大講堂】產融結合深挖綠色經濟潛力 金融創新促動行業前行

2019-06-18 20:23

415115927397200979

2019年6月1日,來自政府部門、專業學界和企業的多位嘉賓代表齊聚,由國際綠色經濟協會、綠道資本、經濟觀察報、新金融家聯盟聯合主辦的“綠色經濟論壇暨第五屆新金融大講堂”,共同探討了綠色經濟在新經濟周期面臨的現實問題。

ANUO0155

國際綠色經濟協會執行會長  鄧繼海

本次會議主題為“共生共榮,共享共融”,國際綠色經濟協會執行會長鄧繼海表示,本次會議主題與推進經濟脫虛向實的政策方向的指引一致,是同一種方向的延續,并且有更高的提升。在與會嘉賓的群策群力下,將成為本屆京交會關于金融這個焦點最突出的亮點。

ANUO0200

經濟觀察報執行總編輯  文釗

經濟觀察報執行總編輯文釗在會議致辭中表示,今年經濟觀察報與國際綠色經濟協會聯手主辦綠色經濟論壇暨第五屆新金融大講堂,是希望共同搭建一個平臺,來深入探討綠色經濟的發展趨勢和未來,以及在這個過程中金融可以為綠色做些什么。

參會嘉賓一致認為,在新的發展階段,只有繼續提高綠色金融的內在活力,主動擁抱行業發展痛點、回歸價值發現的主線,打造新的金融科技與新興綠色產業的增長點,才能推動我國綠色經濟走上健康、商業可持續的發展道路。

綠色金融估值定價能力亟待提升

自2016年G20杭州峰會首次將綠色金融納入G20議題以來,我國綠色金融的發展不斷提速,綠色信貸、綠色債券在相關政策的保駕護航下,規模增速位居世界前列。

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在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到2018年末,我們國家最主要的21家銀行綠色貸款的余額已經達到了8萬多億,比2017年同比增長了16%。我們國家境內綠色債券存量規模已經接近6000億,這個規模也已經位居世界前列。

陳雨露指出,金融部門可以發揮它市場機制的優勢,在廣泛地籌集資金、提供風險管理的工具,提高資金使用的效率,這三個方面來為國家綠色產業的發展和傳統產業的綠色轉型升級提供有力的支持。

估值定價是一切金融投資行為最核心的環節,而對于綠色經濟產業來說,資金的流向受到了政策引導和商業原則的雙重影響,而歸根到底,只有實現良性的投資回報循環,才能真正利于產業與資金的長期共融。

對于大部分金融機構來說,判斷綠色經濟產業的新科技、新項目的價值,是一個需要長期積累、主動挖掘的過程。

ANUO0237

科技部原副部長、國務院參事  劉燕華

在6月1日的綠色經濟論壇中,科技部原副部長、國務院參事劉燕華提出,到目前為止,中國還沒有一個技術評估體系,也沒有技術經紀人這個概念,缺少創新工程師,中國在這方面是一個體制的空白,現在很多的技術在金融市場的價格是由其他國家的人來定價。

劉燕華認為,中國在技術市場轉化過程中,技術的價值評估體系必須要盡快建立,并且需要由金融機構來主導建立。

陳道富2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  陳道富

當天,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陳道富進一步提出了發展產業內嵌式金融的觀點。陳道富認為,前幾年產融結合出現了很多亂象,根本問題在于金融沒有找到產業內在的真正價值點,核心問題在于局內人跟局外人的分隔。“現在的金融對于實業、制造業或科技行業來說就是局外人,由于看不懂,無法作為一個‘局內人’進行非常有效的判斷,這就是風險的價值點,局內人與局外人的價值點是不同的,而中國現在沒有把產業、科技業界內的內在價值挖掘出來轉化成金融的風險管控手段,沒有完成這樣的結合再分離的過程。”

“產融結合在中國是實現整個金融真正為我們的實體經濟服務的非常重要的切入點,我認為應該從票據入手,應該從制造業內核出發實現產業內嵌式的金融發展。”陳道富指出。

ANUO0523

華夏銀行公司業務部副總經理、綠色金融中心主任  張勇淼

做產業的“局內人”,對金融機構來說并不容易,通過數年時間的沉淀,華夏銀行在能效融資方面已做出了卓有成效的實踐。華夏銀行公司業務部副總經理、綠色金融中心主任張勇淼介紹,該行在融智和融資相結合的典型是能效融資,在能效領域積累起來的經驗向上游延伸,不僅給客戶提供資金服務,還會有專家為企業、區域提供能源診斷、能源規劃乃至能源改造與管理,到最后再提供相關的融資,提供一整套綜合化、系統化的服務。

張勇淼認為,金融人怎么能夠識別價值、發現價值,成為產業的“局內人”,需要持續去學習,成為這個領域的專業化人員,華夏銀行能夠在相關行業方面取得一定的成果,與團隊的專業能力建設是密切相關的。

ANUO0989

經濟觀察報宏觀經濟研究院秘書長  李曉丹

經濟觀察報宏觀經濟研究院秘書長李曉丹在其分享的《宏觀經濟與產業觀察》報告中亦指出,綠色貸款和基金仍然是在用行政管理的方式來做綠色金融。綠色貼息貸款應該是鼓勵綠色產業、綠色企業去發展,但是現在很多的金融機構是在用綠色貸款限制產能過剩企業,用來做產能調控。綠色債券的發行也同樣面臨市場化定價不足的問題。

創新保證“活水”不斷

除了建立專業的團隊、專業的產業研判能力外,由于與生態環保相關的產業項目多是投資期限長、投入成本高的項目,如何促使金融資金源源不斷的、自發的有序投入產業之中,也是6月1日的論壇活動中參會嘉賓最為關切的問題。

微信圖片_20190618110054

經濟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生態研究中心副主任、環境學院環境經濟與管理系博士生導師  藍虹

經濟學博士,中國人民大學生態研究中心副主任、環境學院環境經濟與管理系博士生導師藍虹提出,在短短的十幾年時間內,整個生態環保事業正在逐漸的向一個商品化、經濟可持續運轉的方向發展,但是這個發展過程中,最大的問題依然是設計,一個公共產品不會自動的轉化為市場的產品。在綠色金融的環節里,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是綠色金融的技術設計,如何將一些綠色產品、綠色項目設計為一種金融機構感興趣的、收入回報比較好的項目,是綠色金融中容易被忽視的重要環節,而從國際經驗來看,這個環節是非常重要的。

“包括如何讓它的回報達到金融行業最基本的要求,如何讓它的風險控制在金融機構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技術的選擇、如何在資金流方面做結構設計,如何去跟財政聯動等問題。”藍虹表示,未來綠色金融就是金融的代名詞,所有的金融都應該是綠色金融。

魯政委3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  魯政委

從當前綠色金融的資金投入結構來看,信貸和債券兩種融資方式帶來的占比在90%以上。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華福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認為,保險在綠色金融方面仍有很大發展空間,不僅是在資產方(投資角度),在負債方(保險產品)空間更大、也對有效管理自身未來潛在的系統性風險更加重要。保險業的綠色化,預計會成為我國綠色金融發展的下一個爆發點。

魯政委表示,“因為綠色項目的融資大部分是一個長期的,環境風險也更多要在較長時間里才能凸顯出來,由此,無論是從負債角度,還是從資產角度來看,綠色都天然地和保險關系最大,其契合度甚至遠遠超過了銀行,因為只有保險它的資產和負債有長達10年、20年、甚至30年期限的。”

在傳統金融行業積極參與綠色金融之外,新興的金融科技企業也在尋求通過技術手段高效對接資金和綠色產業的路徑。

ANUO0830

從左至右嘉賓依次順序為:經濟觀察報副總編輯郭宏超;河北省原省商務廳巡視員,資本研究會首席經濟學家史玉強;百融云創董事長、CEO張韶峰;愛馳汽車執行副總裁蔡建軍;華軟資本總裁江鵬程。

針對這個問題,經濟觀察報副總編輯郭宏超提出,對于綠色產業、節能環保和清潔能源等行業的企業,過去金融機構提供資金支持、提供貸款的時候,更多是出于政策的推動或者考核指標的約束,很少有金融機構愿意主動去做,因為無法帶來相應的商業收益。現在推動金融機構積極主動的參與綠色經濟,需要找到足夠的動力和理由。基于此,經濟觀察報副總編輯郭宏超先生與河北省原省商務廳巡視員、資本研究會首席經濟學家史玉強;百融云創董事長、CEO張韶峰;愛馳汽車執行副總裁蔡建軍;華軟資本總裁江鵬程一起,深度探討中國綠色經濟發展,提出了觀念的更新、政策制度的建設、綠色技術及產業鏈環節的創新、政府對創新技術的扶植,共話綠色發展未來趨勢,推動全球綠色經濟可持續發展.

1

漢能太陽能設計研究院院長兼首席建筑設計師  劉謙

漢能太陽能設計研究院院長兼首席建筑設計師劉謙表示,未來城市的發展要求綠色建筑必須整體開發,城市能源、未來的能源需要頂層設計。綠建如果不能形成規模效應,就無法真正發揮能源的作用,而只是一個概念。

“發展綠建是綠色規范的要求。現在的能源是地熱清潔電、清潔燃氣,可是沒有太陽能規劃,市場不知道怎么做、量是多少、是否具備這個能力。漢能太陽能設計研究院運用潛心十年研發的先進技術進行統一整合,提出切實可行的能源規劃,也是填補國內的空白。”劉謙認為,綠色建筑在城市發展過程中將發揮重要作用。

綠色經濟正在改造著傳統產業的模式,為中國的經濟發展注入新的活力,未來的金融將會是綠色金融,為鼓勵金融企業在道阻且長的綠色金融發展進程中持續探索,當天論壇設立了年度“綠色之星”榮譽,為在經濟、環境、社會三個維度的可持續發展中取得卓越成績的產業企業、金融機構鼓與呼。

微信圖片_20190618174811

綠色之星稱號

糖果派对2投注